top
 

 
  1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1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温度-旧账

洛杉磯嚷嚷著要地震已經好幾年了。久到我剛到LA的時候,同室的阿姨就很好心,而且很認真地告誡我:要地震了,你在床頭放一箱水 .BALABALABALABALA.……

 yunyuwulu 于2011-2-12 9:42:00 小水。不周
-------------------------------------------------------------------

宮燈 甲

執事的宦官親手掌了燈在前面引著,昏黃的燈芒不停地和牆上的燭火交雜,四邊的朱棟彩梁只被照了五六,隨後就退回暗處。陳年就這般亦步亦趨地跟著,前方的長廊曲折,似乎無有止境。再伴著側旁潺潺水聲,越發顯得靜謐幽深。


……

 yunyuwulu 于2010-2-4 13:42:00 小水。不周
-------------------------------------------------------------------

整理

在丁刁毒说我已然朝着伍向阳发展的时候,我正在着手收拾我的衣橱。

我开着语音,一边和她瞎侃,一边将过季的衣服收拾好。

脚边是长长的耳机线,拖拖拉拉。

我装着恍悟,嘶吼着红杏君我在这边孤独地爱着你呀,一边继续分门别类。

记不得当初是谁提议要回国的时候冲去黄浦江边拉着丁刁毒一家子还有nanako人干辣椒坛子一起往下跳的。

渐渐我回国的日子变得越来越不靠谱,nanako已经游走完了义乌凤凰汉口上海杭州。我只还在洛杉矶兜兜转转,十方之内。

移动硬盘不知道被塞到哪里,最开始三藩那边的海景已经找不到了。那时住在海边,门窗一开便是面朝大海。

大抵我是懒散得觉得,一些美景已经收紧囊中,所以就摊着窗户,只在离开SF的时候匆忙记录下来,零零散散。

所以说,整理是有必要的。


……

 yunyuwulu 于2009-8-28 18:45:00 小水。不周
-------------------------------------------------------------------

I‘m 21

祝我生日快乐

1:

 yunyuwulu 于2009-7-15 21:05:00 小水。不周
-------------------------------------------------------------------

paparazzi

We are the crowd
We're cuh-coming out
Got my flash on it's true
Need that picture of you
It's so magical
We'd be so fantastic, oh
Leather and jeans
your watch glamorous
Not sure what it means
But this photo of us
It don't have a price
Ready for those flashing lights
'Cause you know that baby I...
I'm your biggest fan
I'll follow you until you love me
Papa-Paparazzi
Baby there's no other superstar
You know that I'll be your...
Papa-Paparazzi
Promise I'll be kind
But I won't stop until that boy is mine
Baby you'll be famous
Cha
……

 yunyuwulu 于2009-7-6 13:38:00 小水。不周
-------------------------------------------------------------------

左手 

左手手腕有些扭到,一直有些力不从心。不过好歹是右撇子,日子久了也就放任了。

LA的天气在冷热之间摇摆了好几次,衣橱里头的衣服也不断地新旧更替。

左手一直保持着佩戴佛珠的习惯,虽然我是道家的。

这不是道释一家么。

fossil的东西一直很喜欢,这家的设计真的正中红心。

 

 

护照夹 手表 还有钥匙圈。

很多时候人需要放纵,不过慎重一些,过犹不及。


……

 yunyuwulu 于2009-6-20 8:23:00 小水。不周
-------------------------------------------------------------------

Silence 

 

这里有家爵士猫。

病了之后就少了很多出外的机会,喉间的压抑连带得让本就不多的话更加精炼。

无关人士的问话我总是咳嗽一声,点头或摇头。

光明正大躲避交流,无意义的。

好些后,和某人和某人一起去了pasadena。

既然某人和某人都可以一起,其实我也是可以的。

有认识的同学不妨猜猜,图中的外套是什么牌子的,有奖。

 

大概不清楚,都说了什么,只是很开心,空气中似乎都是有双手扇动成波浪状的阿布。

ZMM给了我几首歌,如下歌词。


……

 yunyuwulu 于2009-6-7 13:15:00 小水。不周
-------------------------------------------------------------------

血红

这两天一直咳嗽得厉害,早起的时候喉咙里总是充斥着刺燥,咳出的总是血痰。

同学开玩笑说是得了猪流感,然后故作嫌恶,远远躲开。

我眯眼看他,继续咳嗽。

然后直不起腰来。

 

我是学不了徐小飞那种话唠式的博文了,尤其在这周这种血红血红的日子中。

 

 yunyuwulu 于2009-5-31 15:39:00 小水。不周
-------------------------------------------------------------------

腐败

许美静的歌,一直都很喜欢。昨天整理手机的时候,顺手又放了一首。

迫在眉梢。

最早听,似乎是在广播里头,后来在大街上寻了卡带回家听,不停回转到开头,那时候大约是十四岁。

当时听不懂也跟着唱,到现在,再看歌词,满满都是唏嘘。

“我可以过得更好,我早该把你忘掉”

“当朋友提起了你的名字,眼前都变得不真实”

我是固步自封的,所以当我机械性地摁下他电话号码的时候,完全是下意识。

这让我觉得很恐慌。

后来和丁刁毒说起,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然后两边都很尴尬地沉默。

有些痛恨自己的记忆力,下意识的东西往往反映了最真实。

然而真实,确是我们不喜见的。

“真心触礁,余情未了。”

该死的切合心态。

 

转身,就约了人剪头发。

我也不是第一次说是要留长头发了。

时间总是够的,只是我等不及。

新剪了短发,久违。

前面稀稀疏疏残留着之前染发的痕迹,真的算青黄不接。

开封了品木的shampoo,短发是会快点干了吧。

 


……

 yunyuwulu 于2009-5-21 15:00:00 小水。不周
-------------------------------------------------------------------

你可不可以......

每一次打开西湖的时候,都会僵硬半小时左右关掉页面。

真的不知道该写一些什么。

看着狼小狗每天每天的洒字都有一种极其汗颜以及荒谬的感觉,虽然他是比我话唠多了。

最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拿头发出气,自从那某某将我头发拉往左边之后,刘海就和左派一般坚挺,自然微卷起来,弄得不时刺着眼睛。

我总是留不起长发的,刚来美国那会儿,做过最凶历的事情就是找了一个美国大姑娘给我修头发,结果是惨不忍睹,你会唱歌?啪啪啪啪啪 还会写字?啪啪啪啪啪

大姑娘我只想这么进行曲你。

就这么着吧,下午的时候其实脑内多少有了网志的构架,回到家就全散了。体内的疲乏犹如异军突起,最有效的抚慰也是无可奈何。


……

 yunyuwulu 于2009-5-17 14:33:00 小水。不周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2